《羅森刑事辯護現場系列》精華連載四之二

2016/10/12
《羅森刑事辯護現場系列》精華連載四之二
本系列試圖藉由改編真實案例與附加相關法律規定暨涵義說明,讓所有讀者在品讀小說之餘,兼得法律相關知識。

-1-

兩輛BMWX5休旅車在昏暗而不甚寬闊的產業道路疾馳,遠光燈照射下,兩行濃密的路樹顯得有些森然陰鬱。

段仕剛按下右前座電動窗,試圖讓深秋沁冽的空氣清醒漸萌睡意的腦袋。他以餘光瞥了一眼後座的倆人,他們依然保持著出發至今,緊抿嘴唇的嚴肅表情。

看看手錶,已近子夜十二點。

十餘分鐘後,前車閃了閃方向燈示意,兩車魚貫轉入一條滿佈甘蔗園的狹窄泥土路,行約兩百公尺,眼前出現一塊空地,想來是供蔗農或盤商的作業機具和運輸車輛停放、迴轉之用。

車子熄了火,前車在漆黑的深夜打亮近光燈,兩部車的駕駛先下了車,謹慎的向四方探眼觀察。但除了偶爾的蟲啁之鳴,遠近一片黑沉死寂。

蓄著長髮,身形高瘦的年輕男子,低聲和理著平頭、身材結實的中年男子交談幾句,便朝車內比了比手勢。

隨後兩車六門紛紛打開,段仕剛和另外七人,皆一身黑色馬球長袖衫、同色休閒褲,彷彿要與晦冥的夜色融為一體般。

八個人靜默的抽完菸,長髮男子拿出一只塑膠袋,將地上踩熄的菸蒂逐個拾入袋內,再以黑色帆布鞋磨蹭地面,將煙灰搓入塵土中。

段仕剛抬頭仰望月朦星稀的夜空,沉沉的嘆了口氣。

平頭男靠近他身邊:「剛哥,準備妥了。」

段仕剛回過了神,點點頭:「大家再確認手機已關機,別留下這個位置的通話接撥記錄。」

原本呆立等候的眾人,開始極有默契的分工行事。長髮男和一名矮壯男子各持一支細長型手電筒,走向甘蔗園入口處放哨。一位身材相對削瘦、年近六十歲的老人,自前車的置物箱拎出兩個鐵製工具盒。另三名彪形大漢,則從後車的行李箱抬出一只開有數個通氣孔的大麻袋。

段仕剛注視著地上扭曲滾動的大麻袋,漫不經心的對平頭男說:「阿成,把袋子打開。」

阿成指揮壯漢們解開紮緊的麻繩,拖出一個雙手反綁、腳繫鐐銬、口貼數層膠布的年輕人。

兩名壯漢隨即將他扠扶起來。

段仕剛看著這位長相猥瑣,死命搖頭,不斷發出咿咿嗚嗚聲的年輕人,嫌惡地說:「大柱,把膠布撕掉。」

左臉一道斜疤的大柱,惡狠狠的瞪了年輕人一眼,倏地撕去他嘴上的三層膠布,還來不及喊疼的他,就已被大柱呼來的巴掌打得眼冒金星,臉頰登時腫起五指紅印。

一旁筋肉糾結,塊頭比大柱更加魁梧的漢子,跟著一腳踹向年輕人的下盤,這個「肉砧」便在暈頭轉向中屈膝而跪。

阿成皺了一下眉頭出言制止:「現在不是出火的時候,剛哥還要辦事。」

小柱搔搔臉,咧嘴憨笑道:「是,成哥,我只是忍不住要幫剛哥出出氣。」

阿成踏前一步揪起年輕人的頭髮,低頭逼視著他問道:「小五,知道我是誰嗎?」

左臉腫得像半豬頭的小五,終於得著說話的機會。

傍晚,他從推了兩天兩夜牌九的「新莊仔賭場」垂頭喪氣的離開,正拖拖沓沓走近巷口時,一輛墨黑色休旅車突然倒車入巷,他正想後退讓道,就被人從背後矇上黑色面罩,同時四隻粗壯的胳臂自左右箍緊,將他騰空架起塞入車內,然後車子便迅速駛離。完美的二十秒,沒有NG。

小五在面罩內叫嚷了兩聲,換來幾隻拳頭往他小腹上招呼後,他識趣的閉上了嘴巴。從那時起,他再也沒有開口,事實上也沒啥機會讓他開口,接下來的綑綁、貼布、銬腳、塞入麻袋,直至……現在。

又餓又渴、又累又慌的他,露出乞憐的眼神,仰看著目露凶光的小平頭,囁嚅的回答:「呃…呃…不知道……呃……成哥?」他聽兩旁的肌肉男這麼稱呼。

「哈,你是不知道,那七海的天虎堂聽過吧?嗯……」阿成咬牙切齒的拍拍小五的半豬頭。

「聽過,當然聽過,啊,你是那個…那個……堂主老虎成!?」小五眼睛睜得老大,微微發顫的說。

站在小五身後的另一名壯漢巴了一下他的腦袋,粗聲喝道:「老虎成是你能叫的嗎?」

「是,是,成……成哥,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大量……」小五結結巴巴的更厲害。

老虎成指指段仕剛又問:「那你知道他是誰嗎?」

「也不……不知道……呃……是叫剛……剛哥……啊,我的媽,是七海的龍頭剛哥!?」小五驚懼的全身悚慄。

一陣朔風襲來,甘蔗葉發出沙沙的摩娑聲,小五卻感覺段仕剛冷厲的眼神所帶來的森寒殺意,更讓他渾身哆嗦。

他腦子裡飛快的轉動,像自己這種「俗阿」,怎會惹上天皇老子般的大哥煞?他欠新莊仔角頭的賭債不過三十來萬,對俗阿級的他雖是天文鉅數,但對大哥煞們只是零花。何況就算是三百萬,連老虎成都犯不著親自出馬,更不勞剛哥他老人家御駕親征啊!

小五苦著一張臉,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最後只好發揮「俗阿」的潛能。

他反背雙手,邊磕頭邊哀求的說:「剛哥、成哥,小五有什麼做錯或無意間得罪兩位老人家的地方,別跟我這癟三俗阿計較,要有什麼可以效勞的,小五萬死不辭,請大哥們高抬貴手。」

老虎成不耐煩的踩住小五的背脊,怒道:「你有完沒完,啊,我老虎成你不認識,剛哥你也不認識,諒你也不配,不過有個人,你大概一輩子也忘不了吧!」

小五拱背趴伏在地,口齒不清的回答:「成哥,拜託您老直接指點迷津啦!」

老虎成放開了腳,盯著抬起頭的小五,冷冷的蹦出兩個字:「曉莉!」

「小莉?小……莉……?」小五在記憶簿裡搜尋,似乎有點熟悉,卻又一直想不起來他有哪個馬子叫「小莉」?最後只好放棄思索討饒的說:「成哥,您老再提示一下。」

………

羅森的刑事法律教室

一、

刑法第十第四者,下列害:

(一)毀敗減損一目或二目之能。

(二)毀敗減損一耳或二耳之能。

(三)毀敗減損語能、味能或嗅能。

(四)毀敗減損一肢以上之能。

(五)毀敗減損生殖之能。

(六)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治之害。

刑法第二七八第一:使人受重者,五年以上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

刑法第二七七第一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之金。

謂毀敗器官之能完全失,而且永久不能恢復。所謂嚴減損器官之未完全失,但其效用已遠嚴減損之程度;若一時失或減損,但將來可恢復或治者,不於此範圍,而僅論以普通害罪。

二、

刑法第十第五性交者,非基於正當目的所之下列性侵入行

(一)以性器入他人之性器、肛或口腔,或使之接合之行

(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入他人之性器、肛,或使之接合之行

刑法第二二一於男女以暴、迫、恐、催眠或其他反其意之方法而性交者,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前未遂犯之。

刑法第二二二第一第一款:二人以上共同犯前之罪者,七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刑法第二三九:有配偶而與人通者,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者,亦同。

(一)若是基於醫療或正當目的所入性器行,不之,例如婦產生以嘴器婦內診

(二)妨害性自主之制性交罪、權勢性交罪與乘性交罪等,與妨害家庭之通罪,者之行義認不相同。前者所之性交,乃以刑法第十第五項為標準,較為廣泛;後者之通以男女雙方有行性器接合限,較為狹隘。

〈更多內容,敬請期待10/19下期連載〉

相關商品
保成行動書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