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森刑事辯護現場系列》精華連載四之三

2016/10/19
《羅森刑事辯護現場系列》精華連載四之三
本系列試圖藉由改編真實案例與附加相關法律規定暨涵義說明,讓所有讀者在品讀小說之餘,兼得法律相關知識。

《羅森刑事辯護現場系列 香蕉師傅的DNA》精華連載四之三〈第二章〉

─2─

………

時序已入初冬,略的東北風,加上辦公高林立所造成的氣旋,使匆忙走在人行道上的羅森,不自地扭西上的三排扣。

座北城大都和他留時所待的城同一個樣,人造景和玻璃帷幕,迫的令人以喘息,怪乎犯罪率和破案率呈極化扭曲。

疑,他厭惡這座缺乏人文氣息且感不到生命脈動的浮華城市。

到雙星大樓A棟的十六。踏出梯,前方兩側是逃生,右急照明設備上,架著一台左右轉動的保全監視器,後方兩側是男女洗手。向左是一家大型玩具代理商孟岱公司的辦事,朝右是林敏夫年前斥資買下的合法律事所辦公室。

義達和杜欣雅早已在走廊迎候。

義達討好的接羅森的肩背公事包,嘻皮笑:「教授,是欣雅的曼特寧對有吸引力,詭譎的案件呀?」

羅森斜乜了一眼回道:「你怎不是欣雅最有吸引力?」宋義達,又看到杜欣雅笑如花的得意,急忙提醒:「,教授,您可別這,她已很崇拜您了,再有挑逗性的暗示,會讓她飛上去的。」

「哈,哈,哈,小宋,你緊張啦,怕愛人抱呀?然我已跨不惑之年,不過還者不拒啦!」

一旁的欣雅兩頰怒嗔道:「喂,夠了哦,你把我當空氣呀?死小宋,看我等兒怎麼整治你那張爛嘴。」

義達伸了伸舌頭,先瞧瞧心上人,又瞄瞄「危險電力公司」似笑非笑的神情,定沈默是金,都怪自己這張爛提不的那一

這對從時期愛情跑至今的伴,昔年都是羅森在研究所指下的得意生,也是他力入合生之情自然非比一般,不年近三十的卻遲遲未走上毯,倒令羅森納悶不已。

「你去日本還沒?」

「嗯,南茜說應該是下拜。」那位元老的林特助,可是消息威人士。

「哼,他倒悠哉,放著一群小兒玩耍,好消磨累死我。」

「咳,咳,教授,您就酸林啦,今兒的案件保值您來這趟。」杜欣雅忙著安道。

古色古香的仿明清木辦公几案座椅、中嵌大面銅鏡的紫檀板壁、台架屏風、青花瓷盆、彩釉交趾陶、鎏金座四臂音、幅堤河集風情水墨畫、滿室的濃濃曼特、流瀉飄盪於每角落的小翰史特斯「安妮波卡」旋律,該剛味的律所,充溢著柔和典婉的馨。點,羅森教授不得不欣林「夫」的品味。

到自己專屬的辦公室,沈厚的橡木上嵌著「首席法律顧問」的名銜銅牌。羅森每及此,心中不免暗好笑,所不就唯他一位法律顧問,哪什麼首席?次席?律愛搞些名堂唬人。

羅森敲敲,自自的:「請進。」然後一逕開門而入。

在後的杜欣雅,咯咯的嘴直笑:「教授,有必要般耍咩!」

義達酸不溜的瞟了欣雅一眼。

羅森坐在號符合人體力的皮辦公椅上,手搭扶把搖來晃去的:「吧,什麼玄奇的案件?」他已狼吞虎掉一盤藍鬆餅,正悠的啜咖啡。

滿鬆餅的宋義達含混不清的回道:「教授,等二哥要自向您情。」

時,在合的地位排序次於林敏夫,職銜為資深律的殷哲,事本和的辦公室。

灰白,略五十,年於羅森的殷哲,是林敏夫的另一位死忠追者,深受信任倚重的他,每在林出國或休假期負責代理主持一切業務;事所上下都二哥。

哲與宋義達、杜欣雅坐在羅森辦公桌前的客沙,準備開始小組會議

婉拒下午茶點後,殷哲以沈語調切入主:「教授,今天上午了一位奇特的委人。奇特之一,他是月前一件轟動全國的國中少女姦殺案件,被害少女的舅舅。」

羅森心想,國中少女姦殺案是重所目的大案沒錯,但不表示身被害人的舅舅有何奇特嘛。不,通常是嫌的家屬來託辯護被害人的舅舅所?羅森未道出疑惑,他習慣傾聽完始末再行提

哲接著:「奇特之二,他是七海的龍頭,段仕。」

羅森眼睛一亮,有點意思了,北城最大黑的教父。端起曼特呷了一口,皺皺眉頭,今天的牛奶似乎放少了些,味道未臻醇和,但就挑剔了,奇特的案情具引人的魅力。

「最奇怪的是,段先生要委們為兇辯護。」

「什麼?」羅森愕中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三分之一的曼特寧灑出杯外。

入刑事法域至今,聽聞過的奇事,相信連執業三十年的林敏夫大概也不曾碰吧!?

哲停了下,好眼前的首席顧問能回回神,理理思

羅森緩緩落座,然後快猛的朝第二盤藍鬆餅進擊實則正凝神思索著。良久,於抬起頭看著三人道:「二哥繼續說下去。」

「好的,教授。位段先生因預約,又了七、八位手下,我們總機客服辛蒂緊張的又是外通知保全公司,又是內線行政部湯經理。小出面瞭解意後,段先生請進會客室,讓趕到的保全陪同那群手下至一等候。」

「小湯處理的不嘛!」羅森讚許道。

表示同:「嗯,小跟我告後,我考了一下,就通知義達、欣雅和我一同段先生,並讓妮可負責記錄。」

妮可是三年資歷的法助理,法研所畢業的清秀佳人,俐落心吐得宜,常被指派任重要案件的會談記錄人,唯一缺憾是一直未能通師資格考

「段先生明了他與十月前,震全國的國中少女姦殺案被害人林的甥舅關係。我本以他要委任合代表被害人家,在刑事判中附帶對被告提出民事賠償訴訟,所以便告他,我們僅提供刑事法域的服果他出了震撼,竟會錯意了,他是要委任合眾為兇辯護。當時我三人同妮可都被震的頭眼花,竟是匪夷所思,所未。」

聽邊沈思的羅森突然插:「不成他打算先委任我,再要我於庭時放火做辯護,好置被告於境?但被告已有委任律了吧?」

義達搶著回答:「是啊,我本也麼想,所以特向他解師倫理與執業道德規範這種砸合金字招牌的齷齪主意,再多律師費也不接受。」

羅森用揭底的口氣笑道:「這齷齪兩個字,想必你當時出口吧?嗯。」

義達摸摸左耳,腆的傻笑:「嘿,嘿,教授真了解。」

欣雅在旁解圍說:「那段先生的眼神可霸氣了,我們應對的小心翼翼,而且忘了他有一群手下在一等著呢!」

美人相助,宋義達喜孜孜地整整的一絲不苟,深底、金色斜的絲質領帶暢懷的接口道:「是啊,段先生了解釋並沒有不,反而哈哈大笑,他如果真要玩這種,他就找二、三流的蹩就行了,犯不著委任我們頂尖的合。」三人同時面露得色。

羅森看在眼裡,冷冷出一盆冰水:「呵,看你那副真的德性,林夫要是到那大魔頭的讚詞,肯定也心花怒放的跟他抱在一起吧,哈,哈,哈……。」

人面面相,真是言。

了,段先生,本案被告的家境甚差,已了婚,以打零工生,要扶老父和位幼子,所以未委任律,是由法院指定公設辯護人,但他認為設辯護人哪有什麼……什麼……」殷哲支吾了半天。

「有什麼用!」宋義達知道老成持重的二哥是仕派,所以他很意代,爆粗口可是他宋義達的第二專長

「段先生出每一審級一百萬元的律師費價碼,要我全力為兇嫌做辯護,若能使被告罪,再加付百萬元酬。另外,他知道林出國,所以指定要教授加入律師團,且表明要與您面深然他一番瞭解。」

羅森咋舌於段仕的大手筆,他十指相合著下巴,思量久才道:「按被害家的委任道理,的得與段先生詳談,好掌握切原因,反常理的委任,不能不瞻前後,稍有不慎即可能陷入地雷,當然,案件本身和委人的背景,都極具吸引力。」

然的:「我也十分心,所以當段先生指定要您加入時,我立即一口答,正希望藉助您密的心思與察,提供另一安全制。」

欣雅看了一下手錶說:「我和他三點面,依時間應該過來了。」

個問題,就算我們願意接受委任,但段仕既非被告的家,如何有做此委任?」

欣雅柔秀的長髮說道:「早上我有提醒段先生這個問題由被告父出面委任,我想這對被告有利害,應該會被接受。段先生說沒問題部分由他負責。」

羅森點點頭,向殷哲:「二哥是不是有那案件的相關資料?」

遞過一份薄薄數頁:「目前未受委任卷,只能助理透過網路搜一些媒體的報導,然後再依案情展和具體日期做排列整理。」

羅森接過檔案,始翻閱瀏覽……

………

羅森的刑事法律教室

………

二、

刑事訴訟法第二七:被告得辯護人。犯罪嫌疑人受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者,亦同。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旁系血或家、家,得被告或犯罪嫌疑人辯護人。

刑事訴訟法第二八:每一被告辯護人,不得逾三人。

刑事訴訟法第三一:有下列情形之一,於判中未經選辯護人者,長應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為被告辯護

(一)最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案件。

(二)高等法院管第一案件。

(三)被告因精神障或其他心智缺陷完全之述者。

(四)被告具原住民身分,依通常程序起判者。

(五)被告低收入或中低收入聲請指定者。

(六)其他判案件,長認有必要者。

案件辯護人於判期日正當理由而不到庭者,得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

被告有人者,得指定一人辯護。但各被告之利害相反者,不在此限。

指定辯護人後,經選任律師為辯護人者,得指定之辯護人撤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精神障或其他心智缺陷完全之述或具原住民身分者,於查中未經選辯護人,察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通知依法立之法律扶助機構指派律場為辯護。但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主動請求立即訊問詢問,或等候律逾四小時未到者,得訊問詢問

刑事訴訟法第四五五之五第一商之案件,被告表示所受科之刑逾有期徒刑六月,且未受刑宣告,其未辯護人者,法院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為辯護人,商。

辯護人於商程序,得就商事項陳述事上及法律上之意。但不得與被告明示之相反。

 ◎說

(一)刑法上之犯罪行人,在刑事訴訟程序之司法警察(官)調段,犯罪嫌疑人;在察官查或法院判之段,被告;在有罪判決確定後,則稱為受刑人。

(二)所司法警察(官),包含警察、兵、海巡署、移民署、調查局、廉政署之調查人等;但不含行政機關之政風人

(三)歸納下列五情形,乃立法者求程序慎重保障被告防禦權,於判中屬強辯護案件,若被告未自行辯護人,法院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法律扶助基金提供之律被告辯護:()法定最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案件(如小五所犯之制性交人)。()高等法院管第一之案件(指內亂、外患、妨害國交罪)。()被告因智能障礙無完全述之案件。()被告具原住民身分,依通常程序起判者。(採協商程序而商刑度逾六月且未宣告刑之案件。

(四)判程序制與指定辯護制度之立法目的,既在保重大暨特定之案件或特定身分之被告本於法所予之訴訟禦權。又因司法警察調查或察官段,犯罪嫌疑人然面國家公機關調查易心生慌,同時亦因司法機關可能未確實踐行刑事訴訟規範之正當法律程序,致使犯罪嫌疑人受到不正方法之詢問訊問,故將對特定身分被告之制指定辯護權利延伸用至刑事調查與查程序。

三、

刑事訴訟法第四八七:因犯罪而受害之人,於刑事訴訟程序得附提起民事訴訟於被告及依民法負賠償責任之人,求回復其害。

 ◎說

項關於刑事訴訟與民事訴訟之程序合,其目的係為達訴訟經濟性與便利性考量,使相關參訴訟之被告、被害人及需多次應訴,同時更在避免刑事訴訟法院與民事訴訟法院就相同事實為不同而矛盾之裁判,影人民司法裁判之信性。然實務上,刑事判法院多於刑事判時,依刑事訴訟法第五定,民事訴訟案件裁定移送於民事法庭,致使此制度之設計形同虛設,唯一有利於提起附民事訴訟之原告者,乃其因此得免裁判而已。

〈更多內容,敬請期待10/26下期連載〉

◎ 作者/李威臻

資深法律顧問
具有豐富刑事庭審經驗
保成志光學儒系列刑事法講座講師
法律人潮流誌刑事訴訟法專欄作家
對歷史、文學、法律、創作與心靈探索皆具濃厚興趣
近年來轉型經營國際貿易事業&擔任企業商務顧問

相關商品
保成行動書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