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森刑事辯護現場系列》精華連載四之四

2016/10/26
《羅森刑事辯護現場系列》精華連載四之四
本系列試圖藉由改編真實案例與附加相關法律規定暨涵義說明,讓所有讀者在品讀小說之餘,兼得法律相關知識。

《羅森刑事辯護現場系列 香蕉傅的DNA》精華連載四之四〈第四章〉

─4─

………

開庭前的焦躁不安,讓陳國良裹著棉被翻滾過整片床板,一夜未眠。

 兩眼泛紅無神、臉色槁灰、胃部翻絞的他,囫圇用過早餐,即被管理員帶至中央台,等候法院的法警前來提解。

八點三十分,律師團三人和妮可同車抵達北城地院。劉國倫因身體不適又請假,好在他屬幕僚性質,而法庭速記已議定由妮可負責,他的缺席便也無礙。

法院廣場前已是一溜排停著各家電子媒體的SNG轉播車。

四人從停車場跨入廣場,殷偉哲身著鐵灰色傳統雙扣西裝,白襯衫繫著凡塞斯皇冠圖紋領帶;羅森則是一身深黑藍三排扣,米黃絲質襯衫和愛瑪仕亮黑金繡相嵌領帶,杜欣雅和妮可淡妝薄施,玫瑰藍窄身長褲套裝內搭大立領蕾絲邊米白襯衫,烘顯出倆人窈窕修長的身材又不失雅麗端莊。

一位守在法院大門側邊的某平面媒體文字記者,立即眼尖的發現羅森等人,他甩起側背包疾速狂奔,原本散據在廣場周遭,正三五成群在閑嗑牙、吐苦水、咒老闆、交換上流社會的下流隱私的各家採訪記者、攝影記者、文字記者和八卦狗仔們,憑著敏銳的嗅覺,此刻全都停止饒舌,瞪眼盯視著這位飛馳的同業,待見他停在衣冠楚楚,通身撲閃著「我是辯護律師」金光的兩男兩女面前時,定格中的眾人紛紛驚醒,開始從四面八方朝同心圓衝刺。

 不到一分鐘,這群嚶嚶嗡嗡、飛擁而至的蜜蜂群,已層層密密的將律師團圈圍起來。杜欣雅立即按著昨晚會議的推演,從容淡定的略向前一步,以位置明示媒體,她將是律師團的發言人。果然,職業本能很快便讓所有的麥克風、攝影機、錄音筆、手機,橫的、豎的全擠到溫雅俏麗的女律師面前。明眸皓齒、巧笑倩兮的無害秀顏,聚集了全數的目光,杜欣雅柔和大方的向媒體發表律師團的簡短聲明,並機智慧敏的即席答覆記者群爭先恐後的提問……

 「妳們不痛恨性侵犯嗎?」

 「我們當然痛恨,而且是深惡痛絕。」緊跟著杜欣雅身後的妮可,閃爍著無辜且堅定的大眼配合的點點頭。

 「那為何合眾還要為兇嫌辯護呢?」

 「我們是為被告辯護,而不是為性侵殺人的兇手辯護。」

 「律師的意思是,本案被告是無辜的?」

 杜欣雅神情凝肅的略為頷首:「我們深深體會到社會大眾急欲讓真兇伏法的期待,也因如此,我們更不能任由另一位無辜者陪著殉葬,那等同毀掉兩個家庭。律師團除將盡力為蒙冤的被告平反,並願在此過程中竭力協助司法機關使案情真相大白。」

 「律師團有信心讓被告獲判無罪嗎?」

 「我們有信心在司法程序中使正義得到彰顯。開庭時間快到了,謝謝大家。」

 九點整,刑事第三法庭,法警向合議庭行禮如儀。

 法庭正中高聳的法檯上,端坐著三位身著黑袍藍環圍領的合議庭法官,自左而右分別為受命法官、審判長、陪席法官。法檯下另坐著全身黑袍的紀錄書記官和負責錄音及轉呈文件的通譯。

 法庭左席是一襲黑袍白環圍領的辯護律師團;右席則有兩位黑袍紫環圍領的公訴檢察官,此次檢察署出動兩位公訴組檢察官論告,顯示出控方對本案的重視程度。

 隔著一道低矮的木作圍欄,陳國良獨坐在面對法檯的被告席,兩位法警在旁戒護,席前有一張小方桌,桌上架著一支微型麥克風,另立著一台與院、檢、辯三方的面前皆同配置的液晶顯示器,以供各方隨時確認書記官繕打的庭審筆錄正確無誤。

 被告身後的旁聽席則擠滿各家電子與平面媒體記者、少數幸運領到旁聽證的民眾,當然還有負責速記的妮可。至於攝影記者則因法庭禁止錄音、拍照、攝錄,所以全數在法庭外的長廊待命。

 僅長羅森一歲的審判長林如茵,一頭挑染的短髮,配上細緻的五官和纖弱的身形,看起來遠較兩旁還不到四十歲的受命和陪席法官要來的年輕。

 林如茵朝辯護律師席睇了一眼,杜欣雅也正打量著這位無緣的師母,富饒深意的曖昧眼神恰迎上審判席遞來的幽幽目光,杜欣雅嗤的一笑,林如茵好似被看透心思般,慌忙別過頭去,藉故跟黝黑微胖的陪席法官聊上幾句,臉頰上卻已是一片紅暈。

 杜欣雅瞧在眼裡,用筆尖戳了戳羅森,再朝審判席努努嘴。羅森豈不知她何意,狠狠的白了一眼,杜欣雅低頭抿唇,強掩住笑意。

 被告席上的陳國良,則驚疑不定的像隻受駭過度的獮猴,不時坐立不安的扭動身體,臉上滿是憂懼無助的神情。

 九點零五分,書記官以高昂的音調朗聲道:「北城地方法院一00年度重訴字第一六九號強制性交殺人等案,開始行準備程序。」

 林如茵審判長首先行人別訊問:「被告陳國良先生,你的出生年月日?」

 「……」

 「身分證統一編號?」

 「……」

 「住址?」

 「……」

 「檢察官起訴你涉嫌強制性交殺人、殺人未遂、肇事逃逸和多起強制性交案。你對本院的訊問可以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你可以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你瞭解以上宣讀的權利嗎?」

 陳國良搓著雙手,用微顫的聲音回答:「瞭解。」

 林如茵環視法庭後,緩緩的說:「基於慎重,所以本案自準備程序起即以合議方式進行。在整理本案爭點之前,先做證據能力取捨的處理,不知檢察官和辯護律師在程序上有無意見?」

 公訴檢察官之一欠身回答:「公訴人沒有意見。」

 羅森起身回答:「辯護人也尊重鈞院安排。」

 「嗯,那好。相信各位應該都已詳細閱過卷證,我們按照檢方提出的證據清單上的次序,逐一檢驗各項證據的證據能力,最後如兩造認為還有遺漏或者辯方有要於審判期日提出的證據,我們再另行處理。」語畢,林如茵自堆疊如山的卷證中抽出一份筆錄,翻了幾頁之後說:「首先是證人段思潔在警詢時的供述筆錄。被告對這份筆錄的證據能力有何意見?」

 陳國良虛彎了身子,盯著麥克風半晌才吃吃的說:「她講的不實在。」

 合議庭、檢察官、辯護律師:「……。」

 審判長的目光掃了掃滿座的記者,上身略微前傾,耐心的對被告解釋:「陳先生,準備程序只是正式審判前的準備,目的在篩選過濾哪些證據將來可以在正式審判時被調查、辯論、採用。舉例來說,如果某個證據在今天被認定,是警察以不合法律規定的程序取得,我們就會排除它,這個證據不管實不實在,將來審判時,我們根本不碰它、不調查它。反之,通過今天檢驗的證據,就取得審判期日可接受我們調查的資格,屆時才會辯論這個證據是否實在。這麼說明你了解嗎?」

 陳國良苦惱的看了一下審判長,又偏頭望了望律師團,然後發怔的盯住麥克風。

 林如茵瞅了律師團一眼,歎了口氣。羅森趕緊低頭專心的翻起了記事本。

 殷偉哲見狀,欠首轉圜道:「審判長,證據能力部分,就由辯護人代表被告表示意見好了。」

 林如茵點點頭:「也好。」停了片刻,突然又補了一句:「羅教授,律師團顯然沒有盡到教育被告的責任嘛!」

 正在記事本中神遊的羅森被這突然一襲驚乍了一下,尷尬的雙手撐桌半起身道:「嗯,呃,審判長,我們有向被告說明過,只是一般人實在不太容易弄懂這些專業艱澀的程序用語。」

 「那就要因材施教啊,這不正是你的專長?」

 「……」真是無言。

 兩位公訴檢察官樂的好整以暇的看戲。

 杜欣雅輕輕滑過一張紙條:「情債難還啊!節哀。」

 殷偉哲趕忙再打圓場說:「審判長,這方面我們會再努力的。」

 「嗯」,林如茵終於滿心快意的轉向公訴人:「檢察官對這份筆錄的證據能力有無意見?」

 「檢方沒有意見。」

 「辯護人呢?」

 羅森立身主張說:「律師團對這份筆錄有兩點意見,一是證人在警詢的陳述,乃屬審判外之傳聞證據,且沒有刑事訴訟法的例外規定,故無證據能力。另外證人在警局對被告的指認,除了也是傳聞證據外,在本案採用的又是口卡指認,此種指認充滿暗示性、誘導性,加上口卡照片不僅與本人容貌有極大差異,且無法顯現一個人的身材、體型等特徵,與真人成列指認的正當程序不符,所以這份筆錄不得為證據。」

 一位頭髮微稀、臉色紅潤的檢察官扶著桌檯駁斥:「請審判長考量,證人年僅十歲,基於心理陰影可能不適合上法庭作證,應可引用刑事訴訟法第一五九條之三的例外規定,使這份筆錄有證據能力。至於指認部分,由於被告手法凶殘,年幼證人目覩至親表姐遇害,實不宜做真人指認,警方採口卡指認並無不妥。」

 杜欣雅緊接著補陳反駁:「辯護人認為,以單向玻璃做成列指認,既不會造成證人壓力,也可防免因誤指而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另若考量小女孩在被告面前作證的不適當性,仍有許多替代方式都可以消除與被告面對面作證的負面影響,包括先令被告退庭,僅由辯護人和檢察官進行交互詰問即可。」

 審判長與兩位法官低聲商議了一會兒後即裁示:「合議庭認為,基於事實真相發現和被告訴訟防禦權保障的兼顧,本份警詢筆錄不得做為證據。不過,將來證人出庭作證和指認程序,都將在確保其身心健康和人身安全的前提下進行。」

 「接下來是發現被害人陳屍現場的目擊證人王美如在警詢的筆錄,公訴人有無意見?」

 「檢方沒有意見。」

 「辯護律師呢?」

 殷偉哲代表陳述:「辯護人對此份筆錄仍和剛剛做相同主張,它不僅是傳聞證據且警方採用單一口卡指認,具有高度暗示性與誘導性,所以不可為證據。」

 合議庭再度會商後,由審判長裁示:「此份筆錄同無證據能力,本庭將另傳證人出庭。」

 「再就是指紋鑑定報告書、相驗屍體報告書、屍體解剖鑑定報告書,兩造對這三份鑑定報告有無意見?」

 「公訴人沒有意見。」

 「辯護人也沒有意見。」

 「對扣案的車牌號碼NY0八三號藍色小貨車,有無意見?」

 「沒有。」

 「沒有。」

 「另外,對自被告住處扣得的沾血手套、保險套、壯陽藥和催情劑,兩造有無意見?」

 「檢方沒有意見。」

 羅森起身異議道:「審判長,我們認為當天警方的搜索並不合法,而且扣案的壯陽藥、保險套和催情劑,無法證明與本案有關聯性。」

 另一位頗有書卷氣息,身材高瘦的檢察官辯解:「審判長,當晚警方是持拘票進行合法拘提,而依刑事訴訟法第一三一條第一項規定,警方本可持拘票進入被告住宅。另外,當時情況緊急,唯恐證據被湮滅,所以警方是在承辦檢察官指揮下依刑事訴訟法第一三一條第二項規定為緊急搜索。」

 杜欣雅立即接續反擊說:「我們對拘提合法性不表示意見。但對搜索扣押部分,承如公訴人所言,當晚警察已先持拘票拘捕了被告,試問既然被告已在警方控制之下,何來證據有在二十四小時內湮滅之虞?難道不能一面派人監控被告住宅,一面向法院聲請搜索票?其次,在如前所述無急迫情形下,本案於夜間搜索更是刑事訴訟法明文禁止的。最後,遍觀卷證,我們發現檢警均未於搜索後的三日內依法向法院陳報審查。」

 審判長以詢問的目光看向一時語噎的檢察官。

 倆位公訴人急急翻了翻卷證,半晌,其中一位才訕訕回答:「審判長,可能是承辦本案的偵查檢察官漏未向鈞院陳報,但我們仍認為符合急迫情況,畢竟當時案情不明朗,雖已拘捕了被告,可不表示沒有共犯,若共犯知道被告被捕,可能會潛入湮滅證據。」

 杜欣雅搖搖頭:「無論如何,未依法陳報即是違法取證。」

 林如茵思索了一下,又問道:「那所謂無關聯性部分呢?」

 羅森回答:「首先,從屍體檢驗與解剖報告中,均看不到被害人有遭使用催情劑的跡象。其次,卷證顯示警方鑑識小組有自被害少女下體採集到男性分泌物,如此,則兇手顯然未使用保險套,況且再怎麼說,都該是當時作案使用的保險套才有證據意義,完全未拆封的怎會有呢,而少女體內與分泌物中亦未被鑑定出有壯陽藥成分。最後,既然貨車內有被告和其他不明身分者的指紋,那顯示手套在本案並未被派上用場,尤其矛盾的是,扣案手套上的血跡經過鑑定僅有被告的而無被害少女的,但被害少女渾身是血,若被告戴手套行兇,斷無可能不沾上被害人的血漬,因此這雙血手套根本與本案無涉。」

 「審判長,我們不能排除被告在犯案時,確實使用了壯陽藥和催情劑,只是因加於被害人體內的劑量較少及被告服用後經過代謝,所以解剖驗屍時未能檢出藥物反應;另一可能是法醫並未特別交待檢驗人員去檢測這方面的反應。至於血手套部分,被告可能只是在犯案過程中的某一階段使用,並未全程配戴,畢竟戴上那種粗厚的手套做性侵或開車行為都是極不方便的。」

 「是嗎?那為何被告警詢筆錄中供稱,他是從駕車撞到被害人直至性侵和逃離現場為止均戴著手套?顯然是扣案當天製作筆錄時,因血漬尚未鑑定,辦案人員誤以為手套上的血跡必是被害少女的,所以在設計筆錄答案時才會如此矛盾不合理。檢察官現在又說被告只是在某一階段配戴,難不成檢察官認為被告的警詢自白筆錄不實在?」

 倆位檢察官再次語塞,這下可好,自己挖坑給自己跳,要說筆錄實在,哪有全程戴手套卻滴血未沾上被害人的?要說不實在,那毀掉被告自白筆錄的負面效應可遠大於捨棄這雙手套證據,何況還是雙充滿矛盾的手套。倆人交頭接耳一番,才推由額頂稀疏的檢察官回應:「依被告自白內容,上述扣案物證與本案案情是有絕對關聯的。辯護人提到的血跡鑑定部分,我們會要求警方專案小組儘速向鈞院提供補強證據及合理說明。」

 「不會吧,案子是檢方起訴的,矛盾不合理的證據是你們提出的,法理上控方還能敷衍塞責的要求再於審判期日補提證據清單上所未列出的證據?」辛辣的杜欣雅緊咬不放。

 身陷窘境的倆位大檢座開始轉目他顧,尋找掩體。

 ……………

 羅森的刑事法律教室

 一、合議審

 依刑事訴訟法第二八四之一定,刑事案件之第一,原則採三位法官合議審判制。例外在判程序、易程序與商程序中,則採獨判制。

 二、準程序

 段之刑事訴訟程序可分程序與判期日。準程序係為審判期日做準,主要在整理控雙方之重要點及各項證據證據能力判,通常由受命法官一人主持,但重大而受目案件,有時亦直接由合行。至於判期日是正式判,包括調查「被定有證據能力」之證據、控雙方行事和法律辯論,再由合庭依證據調查與辯論結;原判期日當然由合行。

 三、證據能力

 此又稱證據資格,即該證據可於判期日受法院調查之格。檢驗某一證據無證據能力,主要依關聯性與合法性判斷~若當事人(察官或被告)提出的證據與本案無關因欠缺關聯性而無證據能力;例而言,人案的被告提出時的成績單明自己小時候成績優異試問此與被告有無殺人何?故此份成績單無證據能力。另若機關以不合法、反法定程序之手段所取得之證據,通常法律即明定無證據能力,但有時法院依案之具體情形定(參見後述之四五)。

 ◎  

 當事人提出之證據,若因欠缺關聯性或合法性而被無證據能力,則該證據失於判期日調查之格,無論該證據容是否真,它都被提前封判期日之前。例如前述被告提出的小績單,因欠缺關聯性而調格,故判時,法院根本不用調份成績單是不是真的。又例如警察刑求被告而取得之自白,此份自白證據以不法手段取得,依法無證據能力,使自白容完全真,法院仍必須將它摒判庭之外,不可於判期日調查。

 言之,證據能力與關聯性、取合法性有,但與該證據明力無關。當某一證據定有證據能力,取得可於判期日接受調格時,法院方於判期日調評價該證據明力,判證據是否用。

……………【完整內容敬請期待本書11月全台上市】 

◎ 作者/李威臻 

資深法律顧問

具有豐富刑事庭審經驗

保成志光學儒系列刑事法講座講師

法律人潮流誌刑事訴訟法專欄作家

對歷史、文學、法律、創作與心靈探索皆具濃厚興趣

近年來轉型經營國際貿易事業&擔任企業商務顧問

相關商品
保成行動書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