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刑事訴訟法訴訟客體觀念建立

2017/07/20
淺談刑事訴訟法訴訟客體觀念建立
訴訟客體論(也就是單一性、同一性)的問題已經是國家考試不論幾等不論什麼類科必定會出現的考點;另外,訴

淺談刑事訴訟法訴訟客體觀念建立

訴訟客體論(也就是單一性、同一性)的問題已經是國家考試不論幾等不論什麼類科必定會出現的考點;另外,訴訟客體論也是貫穿整部刑事訴訟法的重點,考生若不夠理解本篇,很難完整懂刑事訴訟法在玩些什麼。依筆者個人過往的經驗,刑事訴訟法的訴訟客體論是很多學習者的……夢魘,不論是初學刑事訴訟法的學生或者已經學習過的考生皆然。

會是夢魘的第一個原因,是來自於此部分在傳統的學說與實務上的討論,皆跟實體法上的罪數理論掛勾,很多考生在看到「接續犯」、「繼續犯」、「集合犯」、「想像競合」到「實質上一罪」、「裁判上一罪」等等名詞時,因為不甚熟稔這些名詞的概念內涵的關係,還沒下筆就先投降一半了,更遑論後續推演的可能。

第二個原因,在於「不可分」這三個字完全的嚇死考生。先簡單講,如果一個案件的A、B兩部事實具有單一性,單一性會產生不可分性,不可分有:「審判權不可分」、「管轄權不可分」、「起訴不可分」、「審判不可分」、「自訴不可分」、「上訴不可分」這幾種,考生看到不可分三個字可以自我繁殖成這麼長一串,好一點的是只記住其中一、兩個,糟一點的會全部打結,最後的下場就是讓刑事訴訟法這科呈現半放生狀態……。

回到訴訟客體論來,其實這東西說穿了也沒有到真的很困難。我們先從最簡單的原始想法開始,你幻想你是某刑事案件的受命法官,檢察官起訴了之後卷證併送進來一大坨東西,然後你想要確定幾件事:就是被告到底被起訴了什麼東西,法院又該審理什麼東西,這個東西的範圍有多大(這是單一性);又如果被告被起訴了兩次或者法院變更起訴法條,前面那一次跟後面這一次是不是同一個東西(這是同一性)。

其實不管是民事訴訟或者是刑事訴訟,必定都會遇到的就是「什麼東西被起訴了」和「法院可以審理的東西是什麼」,我們在民事訴訟遇到怎麼去界定這個東西範圍大小用的是「舊訴訟標的理論」、「新訴訟標的理論」和溫暖的「訴訟標的相對論」;換到刑事訴訟來就會變成「單一性」、「同一性」的問題,概念的產生都是一樣的。只是民事訴訟程序的訴訟標的理論沒有像刑法上的競合、罪數概念混雜在其中,所以處理起來,相對沒有刑事訴訟法複雜。

📖 內容摘錄自伊谷、李星老師合著《80/20法則 刑事訴訟法 禁忌的果實》

80/20法則 刑事訴訟法

禁忌的果實(上)、淚的果實(下)

伊谷老師介紹
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系財經法學組、國立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刑事法學組、執業律師。約莫2010年夏天進入志光、保成、學儒文教機構講授刑事訴訟法,目前教授類科以律師司法官班為主。
李星老師介紹
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系法學組、國立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刑事法學組、律師高考及格。2016年夏天加入志光、保成、學儒講授刑法,授課類科包含司律與高考正課班等。

相關商品
保成行動書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