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公司法修法第一講:股份變革與股東權益保障

2018/07/20
2018公司法修法第一講:股份變革與股東權益保障
公司法大修近150條!但同學們不必心慌,本文化繁為簡讓您一次理解公司法關議題的修正條文

公司法大修近150條!但同學們不必心慌,本文旨在化繁為簡,除了將相關議題的修正歸納在一起,讓您一次理解整組的好幾個條文;也會以現行條文(舊法)為基礎,簡要地說明它們為何及如何轉變為修正條文(新法)。

公司法所定的公司類型有無限、有限、兩合及股份有限公司四種(公司法第2條);當然,股份有限公司當中又有「閉鎖性股份有限公司」這個特重公司自治、鼓勵新創的變化型。而四種公司中以股份有限公司為公司法學習和考試上的焦點,因此本文即以股份有限公司的規範脈絡來開展此次公司法大修的分析整理。

股份有限公司有資合性質,由股東集結資本分為股份而成,並就其股份對公司負責,故第一部分討論「股份變革與股東權益保障」;其次,由股東出資之公司仍需董事等經營者使公司順利營運,故第二部分討論「增加企業經營彈性」;接著,如何落實企業經營者責任,保障股東權益,並兼顧其他利害關係人,便是第三部分欲討論的「強化公司治理」;最後,於第四部分討論「與國際接軌」之規定

第一部分 股份變革與股東權益保障

(一)擴大無票面金額股制度

我們先回顧一下「票面金額股」(面額股)的概念與侷限,就能理解為何這次修法要增加「無票面金額股」(無面額股)的選項,讓股份有限公司可以擇一採行面額股或無面額股了。

面額股的原意【註1】是透過每股金額一律,確保股東間之平等;並協助(潛在的)債權人藉由「法律上資本」評估貸與公司資金之風險,例如甲公司已發行股份總數為100萬股,每股面額為10元,我們藉由兩者相乘可知甲公司的實收資本額為1000萬元。

然而現今面額股已無法達成這兩項用意:首先,出售股票的價格既不須嚴守面額,股東花一樣的錢,並不一定能買到跟其他股東一樣多的股份,就無從確保股東平等;其次,法律上資本的數字不會隨著公司的財務、業務狀況而變動,面額實難發揮協助債權人的功能。

既然沒有堅持面額股的理由,而無面額股又不會有溢價或折價發行的問題,董事會可以決定合理之發行價格,讓公司籌措資金更有彈性,也就能理解為何公司法繼2015年允許閉鎖性股份有限公司採行無面額股制度後,又在此次修法擴及於股份有限公司了。

◎相關修正條文重點(本文所引條號,除特別註明者外,均為修正條文)

1.股份有限公司「擇一」採行面額股或無面額股,採無面額股者發行價格不受限制(第156條第1項、第140條第2項)→擇一是為了避免不同制度股東間的權益認定困擾。

2.採行無面額股者,所得股款應全數撥充資本(第156條第2項)→回顧面額股的情況,超過面額發行股票所得之溢額會成為資本公積,可用來發放股利;而無面額股不會有上述溢額,故所得股款即全數撥充資本(實收資本)。舉例如下:


3.得以股東會特別決議將面額股全轉為無面額股,但轉換前溢價發行所提列之資本公積亦應全轉為資本(第156條之1第1項)→同為避免不同制度股東間的權益認定困擾。

4.公開發行公司因涉眾多投資人權益,不得將面額股轉為無面額股(第156條之1第5項)→惟解釋上只是不能轉換,而非禁止公開發行公司採行無面額股;只要在未公開發行時即採之,則首次公開發行後應仍為採無面額股之公開發行公司。不過,《公開發行股票公司股務處理準則》第14條仍是基於面額股之規定,尚待一併檢討修正。

5.只能由面額股轉為無面額股,不得由無面額股轉為面額股(第156條之1第6項)→避免投資人混淆。

6.股份總數為採無面額股公司章程之絕對必要記載事項,至於資本總額或實收資本額則可上網查閱(第129條第3款、393條第2項第7款及第3項)→資訊之公開透明。

(二)多元化特別股

為增進公司自治空間,這次修法大幅參考閉鎖性股份有限公司的規定(第356條之7),提供非公開發行公司更多元化的特別股,包括:複數表決權特別股、特定事項否決權特別股、被限制選為董監的特別股、保障當選一定名額董事的特別股、可轉換成複數普通股之特別股以及限制轉讓特別股(第157條第1項第4款至第7款)。

但非公開發行公司能發行的多元特別股,仍與閉鎖性股份有限公司有兩點區別(見表2)。區別理由是相較於特重公司自治、股權安排彈性的閉鎖性股份有限公司,非公開發行公司仍重視透過對經營者的監督制衡來落實公司治理。

除了公司治理的考量,特別股同時也會對股東(份)平等原則帶來衝擊,例如複數表決權特別股和特定事項否決權特別股,即屬第179條1項「一股一表決權」的例外,特別股之股利分派也屬第235條「盈餘分派比例平等」的例外。因此,上述新增之特別股並未適用於公開發行公司(第157條第3項),以保障眾多股東權益,避免萬年董監。

此外,為了資訊的公開透明,特別股除應規定於章程,於募集設立時的招股章程、公開發行新股時之申請、公司資訊之公開也均包括特別股的揭露(第157條第1項、第137條第5款、第268條第1項第6款、第393條)。

(三)股票無紙化

第161條之2第1項由「公開發行股票之公司」,改為「發行股票之公司」,均可免印製股票。蓋有價證券無實體化可降低遺失及偽造等風險,故擴大推動之。

(四) 廢除無記名股票制度

為避免欠缺透明度的無記名股票成為洗錢之工具,協助我國通過2018年APG(亞太防制洗錢組織)評鑑,又考量實務上甚少公司發行無記名股票,本次修法遂廢除無記名股票制度。

隨之修正眾多條文,本文不逐一列舉,值得一提的是退場機制:在修正條文施行前已發行的無記名股票,繼續適用修正前規定;但在其持有人行使股東權時,公司即應將其變更為記名式,以逐步走向全面記名股票制度(第447條之1)。

(五) 重大事項應在股東會召集事由中列舉並說明主要內容

第172條第5項原只針對若干重大事項擬在股東會議決時,應在召集事由中列舉而不得以臨時動議提出,但為了在涉及股東權益甚鉅的重大事項議案充分保障股東權益,使股東事先知悉預做準備以避免突襲,本次修法擴大適用範圍並加強法律效果。

擴大適用範圍的方面,即納入更多重大事項,除了原有的選解任董監、修章、公司解散合併分割、第185條第1項各款事項,還加上減資、申請停止公開發行、董事競業許可、盈轉增與公轉增;加強法律效果的方面,即跟進證券交易法(證交法)第26條之1 的規範方式,除了應在召集事由中列舉不得以臨時動議提出,還須說明其主要內容,又考量資料量可能龐大,開放將其主要內容置於指定網站並將網址載於股東會召集通知之方式作為替代方案。

至於違反第172條第5項之效果,一般認為屬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之違法,股東得依第189條訴請法院撤銷該決議,惟法院自得依第189條之1進行裁量。而現行法之違法態樣只有「未於召集事由列舉而以臨時動議提出」,新法要再加上「雖在召集事由中列舉而非以臨時動議提出,卻漏未於召集通知說明其主要內容或附上說明網址」,兩種違法態樣有輕重之別,未來在具體個案中或可透過第189條之1來緩衝及調和公司利益與交易安全。

(六) 股東提案之電子化與明確化

由公司公告受理股東提案之書面或電子方式(第172條之1第2項),公司可斟酌其設備以決定是否採電子方式;並明定董事會將股東提案列為議案之義務(同條第4項),以彰顯合法提案即應列入的立法原意;股東提案為促進公益或社會責任亦可列入(同條第5項),以呼應第1條增訂第2項之精神;補足處罰範圍並提高對公開發行公司負責人之罰鍰,提高嚇阻力(第172條之1第7項)。

(七) 非公開發行公司可視訊開股東會

隨著科技發展,會議方式漸趨多元,因此增訂第172條之2,參考閉鎖性股份有限公司專章第356條之8的規定,允許非公開發行公司得以章程訂明股東會開會以視訊或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方式為之。惟公開發行公司之股東眾多,有身分認證、通訊及同步計票技術之問題,故並未擴及於公開發行公司(第172條之2第3項)。

而第356條之8第3項、第4項之章定股東會議案以書面行使表決權,則未納入增訂的第172條之2當中,顯示非公開發行公司雖然開放以視訊或公告方式開股東會,仍以「能達到相互討論之會議效果」為限。

(八) 持股過半股東可召集股東會

增訂173條之1,賦予持股過半三個月以上之股東得自行召集股東會之權,俗稱「大同條款」。立法理由謂持股過半已對公司經營與股東會有關鍵性的影響,允其自行召集股東會屬合理;不過也招來工商業界批評,認為這將導致經營權大戰,大同等股數較弱勢的公司派易受中資等不明股東挑戰。

公司法原即在第173條設有少數股東請求召集股東會之權,證交法第43條之5亦規定公開收購人有請求召集權,比較如下:



關於中資入侵爭議,有學者認為可採更完備的程序,如先向董事會請求召開股東會,若董事會拒絕,再向主管機關請求召開【註4】。另有學者強調公司法是就整體公司的經營環境與發展做整體考量,中資疑慮則應透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或投審會相關機制來把關【註5】。

至於公開發行公司若公開收購至持股過半,可能發生公司法第173條之1與證交法第43條之5的競合,根據報導,經濟部與金管會已達成共識,二法可擇一適用【註6】。學者除認同擇一適用,並進一步分析【註7】:在合意的公開收購,由於市場派與公司派達成一致,走證交法請求董事會召集股東會,可省去持股滿三個月的等待期;而敵意併購,由於公司派很可能拖延或拒絕召集股東會之請求,走公司法新法直接自行召集股東會較合適。

(九) 非公開發行公司容許表決權拘束契約與信託

增訂第175條之1,大幅參考閉鎖性股份有限公司專章第356條之9的規定,使非公開發行公司之股東,可成立表決權拘束契約與表決權信託。

容許表決權拘束契約與信託的理由,立法說明中僅提出對於匯聚股東力量、共同行使表決權所抱持的積極態度,但應該還包括:私法自治原則、股東就表決權之行使自有處分之權、表決權可代理行使,甚至載明授權意旨還可概括授權(第177條)、委託書徵求之容許、大小股東均可使用此制度【註8】、未必架空第198條第1項強制累積投票制保障小股東進入經營層之立法意旨等。

不過從比較法觀察,表決權拘束契約仍須不違反法令或公共政策,未對公司債權人或股東詐欺、隱匿,亦不構成權利濫用,始為有效。【註9】

第175條之1第3項雖排除公開發行公司,惟公開發行公司於企業併購時,因企業併購法第10條之特別規定,股東仍得成立表決權拘束契約或信託。

(十) 擴大董監候選人提名制度

第192條之1、第216條之1原即容許公開發行公司依章程採行董監候選人提名制度,本次修法除了將其擴大至非公開發行公司亦可採行;並透過證券主管機關發布標準,強制一定規模(或其他條件)以上之公開發行公司採行。(第192條之1本文及但書)

此外,透過簡化提名股東之提名作業程序(同條第4項)、降低董事會或其他召集權人對被提名人之審查(同條第5項)與補足處罰範圍並提高對公開發行公司之罰鍰(同條第7項),強化候選人提名制度。

(十一) 股東及債權人得請求查閱、抄錄、複製簿冊

第210條原即規定董事會應備置章程及簿冊,而股東及公司債權人得隨時請求。惟其中股東名簿及公司債存根簿可置於股務代理機構,現修法明定股東請求章程及簿冊時,公司應自行或令股務代理機構提供(同條第2項);將違反第1項與第2項之效果分列、提高對公開發行公司之罰鍰(同條第3項、第4項)並明定限期改正及按次處罰至改正為止(同條第5項)。

(十二) 盈餘分派一年最多分四次

現行法已讓閉鎖性股份有限公司可每半會計年度進行一次盈餘分派或虧損撥補,相當於一年兩次。為強化股東投資效益,進而吸引投資,這次修法進一步鬆綁,包括閉鎖性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與有限公司均可一年最多分四次。故公司可每會計年度一次盈餘分派,即一年一次(第228條、第110條第1項,此為法律的預設);也可改為每季(一季三個月)或每半會計年度一次,即一年二次或四次(第228條之1、第110條第3項,須以章程規定)。

<敬請期待第二講>

文/林望﹝2018.07.19﹞

臺大法研所經濟法組碩士生、臺北大學法律系;律師高考及格;志光公職補習班講師。
從民商法到金融法到金融科技監管,追逐時尚的法律潮人。

【引註】

1.劉連煜(2013),《現代公司法》,增訂九版,頁264-265。

2.姚志明(2013),〈少數股東之股東會召集權研究〉,《中原財經法學》,201306(30期),頁4。

3.姚志明(2013),〈公開收購人得否自行召開股東臨時會改選董事?〉,《月旦法學教室》,201307(129期),頁25。

4.經濟日報記者吳馥馨(20180326),〈公司法修正案受關注 外界憂陸資買光台企〉,載於:https://udn.com/news/story/7239/3051640(最後瀏覽日:20180718)。節錄:「劉連煜教授表示可以先思考過半數股東是否該有權力召開股東臨時會?如果同意,或許在程序上可以更細緻,例如先賦予內部審查機制,向董事會要求召開股東會,若董事會拒不召開,再向主管機關請求召開股東會。若程序上更加完備,或許能消弭外界的質疑。」

5.記者林菁樺、高嘉和(20180713),〈大同條款入證交法 法律學者︰修證交法有理 但得先堵漏洞〉,載於:http://ec.ltn.com.tw/article/paper/1216233(最後瀏覽日:20180718)。節錄:「陳彥良教授說大同條款引發的中資疑慮確實存在,但應該透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或是投審會相關機制來嚴格把關,而若發生類似中資繞道來台投資大同,金管會也可要求處分、出清持股;公司法必須為整體公司的經營環境與發展做全盤考量。」

6.聯合報記者高詩琴(20180707),〈王美花:公開收購團隊 可選擇適用證交法或公司法〉,載於:https://udn.com/news/story/7238/3239986(最後瀏覽日:20180718)。節錄:「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指出,金管會與經濟部已達成共識,公開發行公司若公開收購持股過半,二法可擇一適用。經濟部次長王美花也說,公開收購的團隊可以決定,要適用公司法或證交法,也就是自行召集股東臨時會,或是請求董事會召集。」

7.工商時報記者呂雪彗(20180709),〈大同條款競合 學者:二擇一無疑義〉,載於: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709000203-260202(最後瀏覽日:20180718)。節錄:「劉連煜則說,特別法優於普通法,指的是同一事項,但證交法與公司法兩者規範內容並非同一事項,沒有特別法優先適用問題;若合意的公開收購,走證交法可減少需持股滿3個月等待期;若是敵意收購,走公司法程序較合適。」

8.郭大維,〈論股東表決權拘束契約之效力-評最高法院九十六年度台上字第一三四號民事判決〉,《月旦裁判時報》,201108(第10期),頁57-58。

9. 郭大維,〈論股東表決權拘束契約之效力-評最高法院九十六年度台上字第一三四號民事判決〉,《月旦裁判時報》,201108(第10期),頁58。

公司法大修專欄